类别
联系我们

地址: 成都市北大街100-102号东座2单元3号(二分所地址)

电话: 028-66529175

手机: 13608197694

邮箱:

联系人: 王琦

 

【柔吧】【原创】秋
发布于:2020-06-12 04:06:36   浏览:14

  西装革履的男人坐在豪车中,听着优美的音乐,似乎劳累都散去。

  三年了,萧疏对余婉何尝不是这种感情。望着灯红酒绿的城市,这里似乎是最安静的角落。

  那年,她高一,他高三。不同其他羞涩的女孩子,余婉是在被萧疏压胯压的哭爹喊娘时突然冒出的一句“老师我喜欢你”。

  余婉是一个有个性的女孩子。活泼开朗,对帅哥犯花痴。刚刚习惯好高中新生活就结交了几个好朋友,小道消息依旧传播很快。“萧疏在舞蹈社”的消息一被爆出,刚进入高一的新生们就开始争先恐后报名。但卖小道消息为生的余婉早就先报好了名。不得不说,余婉真的从小就有商业头脑,小学一条小道消息五毛,初中大家都富裕了点,就变成五块。为了心上人的微信号,五块算个毛……

  余婉很快在高中部出了名,不知道什么歪门邪道,高三的学姐学长们不知道的消息,一个刚高一的学妹早早就开始卖了,还从没假,真是良心卖家。萧疏很快也注意到了她,毕竟活生生把舞蹈社分为两个班的也是她。

  萧疏从未如此想解散掉这个舞蹈社。终于,萧疏打算采取点措施了。这天,萧疏忽然变狠,把所有人弄得泪流满面,果然第二堂课少了一半人。但让萧疏没想到的是,余婉竟然锲而不舍地继续来上课。

  没舞蹈功底的迷妹班显得很茫然,但开始后,她们明白了一切……

  点到了余婉,萧疏心中冷笑。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少能耐……

  让萧疏有点惊的是,余婉的柔韧度竟还不错,但离地面还有一拳的距离。萧疏没有像压其他人一样震压一会儿,而是在痛点停留了一会儿,直直的压到地板上。余婉可不是个能忍得人,也不在乎自己的面子,韧带的撕裂让余婉哇的一声就哭出来了。这又让萧疏一惊,有冷冷的说了一句“闭嘴”。余婉不理他,继续大哭;萧疏也不理余婉,让她耗了六七分钟。

  余婉极度不爽的上了最后一段课,慢吞吞地走,慢吞吞地收包。到别人都走了,余婉还在收包。萧疏没办法,必须等她走后锁门,只好催了一句“快点儿”。

  余婉收好包后气气的说了句:“你明明压别人不是这样压的,我看见了!”就走掉了。正在锁门的萧疏又听见那个慢吞吞地人儿嘟囔了一句:“果然很冷漠,再次证明我的消息都是真的!”

  看了一会儿韩剧后,被子里的腿不停的颤抖,就又开始轻轻的按了会儿。

  萧疏下了楼后没有直接回宿舍楼,而是在操场跑了七八圈,像疯了似的,直到摔倒在跑道上,又静静地躺在跑道上。

  为了防止那些女生成堆的过来然后装善良的扶起,萧疏躺了一会儿后就回了宿舍楼。回到房间,依旧躺在床上又想着那些事,想停止,却停不下来,便起身将左腿搭在桌子上,右腿向后滑开一段距离。这度数远远超过了萧疏的极限,但他还是把手拿了起来,放在腿上。他想让身体上的疼痛忘掉心中的疼痛,但思绪依旧压得他喘不过气来。韧带在被撕裂,额头上的汗珠一颗颗晶莹,被汗水浸湿的头发也丝丝分明。

  还好萧疏还是知道痛的,耗了一会儿就起来了。洗了澡出来后,舍友已经回来了。一定又是去找他的小女友了……

  又是一节新课。余婉来到舞蹈室的时候是真惊讶了,教室里只有萧疏一个人准备走的身影!

  “不是。应该,是她们不敢来了吧。”还真坚持了挺久的呢,余婉。

  “不,原本以为没人敢来了,既然你来了,那就别走了吧。”

  余婉怂了,上两节课的痛,自己腿还没忘呢。犹豫了一会儿,还是走了进去。刚刚把腿放到把杆上,腿就开始抖抖抖抖抖,想一点点一点点慢慢伸直,不料在一旁的萧疏突然走过来死死地按住腿,身子趴在余婉背上就往前压。

  “我……擦……”余婉一个没忍住就骂了出来,萧疏也没说什么,在后面不知带有什么感情地笑了。萧疏的身子的确很温暖,但不像小说,余婉的重点全都放在:腿要断啦腿要断啦腿要断啦……

  过了一会儿,萧疏放开了身下的人儿,余婉今天竟然出奇的没哭,可能屯着眼泪呢……

  等余婉又慢吞吞将另一条腿放上把杆后,萧疏又讲了一句:“我来还是自己来?”

  余婉熟练的躺在地上,像是做好了任人宰割的准备。萧疏把手放在余婉两边膝盖,慢慢震压,。余婉开始不适应了,上节课后没有放松好,聚筋了又拉开是疼的。

  萧疏感受到了阻力,皱皱眉,上次压还没那么硬呢。

  “……别犟。”萧疏倒也没很生气,只是温柔地安慰她。“你耗这儿也是疼,压下去也是疼,还不如压下去疼的时间短点儿呢。”

  “可、可是压下去更疼啊……”余婉已经有些哽咽了。萧疏知道,自己的耳朵很快就要受罪了。

  “放松,我慢慢压,我会控制力度,反正压不到底你就不能起来。”

  “老师……轻、轻点儿……”跟小孩打针时眼泪汪汪对着护士姐姐说的话一模一样。

  萧疏如清风轻拂般微微一笑,可惜余婉已经紧闭双眼,看不到这等美貌了。

  “老、老师……你还是直接压到底吧……好疼……”带着哭腔的余婉道。

  “那你可受住了。”说时迟那时快,。萧疏的手腕猛地一用力,双膝贴地。

  “嗯啊!”余婉的小肚子一下子挺起,开始不安分的扭动,头发也散乱了,眼泪不住地流。

  “好疼!!!”余婉几乎是叫着说出来的,接着是一串猪一般的嘶吼……

  “不哭,放松。”萧疏安慰孩子般安抚着余婉。

  余婉觉得自己的韧带有着千百万只蚂蚁撕咬着,一分一秒都是煎熬。终于,五分钟快到了,结果萧疏说了一句:“再耗五分钟的话请你去食堂吃饭。”

  余婉震惊了。去食堂代表了全校都知道我余婉认识大校草!大!福!利!岂有不接之说?但余婉没忘记腿上的疼,嘟着嘴道:“三分钟?”

  余婉心情好了许多,便也慢慢收住了眼泪,但依旧时不时叫唤两声。

  慢慢习惯了疼痛,却又被突如其来的疼痛吓得抖了一抖,收腿了。

  “去踢会儿腿,尽量踢高,别让我看见你在偷懒。”

  尽管踢得并不很高,但萧疏看得出余婉的确用心了,便也没说什么。

  余婉心理:死不要脸!竟然用美色来诱惑我!不要脸!讨厌鬼!

  想到一句就狠狠的踢一下,用尽全身力气,当然用心了……

  被各种或是羡慕或是嫉妒的女生中又骄傲又战战兢兢地吃完饭,想和萧疏再待会儿,但敌不过各种人眼中的寒意,还算有礼貌的向萧疏道了别,逃离战场。

  回到宿舍,一边回想着萧疏勾人的美色一边龇牙咧嘴的垂着韧带。“如果真能做他女朋友人生就圆满噜!!!”

  “不是吧余婉!你都被人传开了你还在这儿幻想啊!”门口舍友宋甄的声音响起,余婉一下从床上坐起。

  什么事儿!消息大王竟然不知道这种大事!自己还是那大消息的主角!

  “开心你妹啊!消息是说你去勾引萧疏人家鸟都不鸟你,还女票呢,想吧你!”

  余婉跑出宿舍,飞奔着去了舞房,直觉萧疏就在这。

  然而,我们的女主直觉错了。舞房只有正在压着腿聊闲话的小女生们。

  “还找萧疏,真是不知羞!”其中一个女生不屑的讲。

  余婉知道自己在这儿不受欢迎,还是跑回了宿舍。

  余婉手机上显示着一串号码,又是真是小道消息没错……余婉本不想那么早打,因为怕男神知道讨厌自己总调查他,但现在不行了。

  萧疏手机上显示着一通来电,上面显示着:余婉。

  “我知道。”不等余婉话说完,萧疏已经淡定答道。

  “你!怎么这样!”余婉生气又带些焦急,气愤的挂了电话。

  毕竟余婉还是个小女生,被人这样说总归是不开心的。电话另一边的人儿显得有些惊讶,没想到平时大大咧咧的她会这样敏感,略带愧疚。

  余婉生气之时,收到了一条刚才那人的短信:来校门口。

  男生宿舍里的萧疏拎起外套,嘴角上扬:“既然如此,瓦解掉这个谣言就好了。”